广西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广西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20:59:5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方还有一个问题出在金融整体缺乏监管。国际黄金市场是经济自由化状态下发展壮大起来的,其运行规则就是支持扩大规模,鼓励创新转移风险,而不是消除风险之源,结果蕴酿了更大风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调整的是什么?必须要在国务院加强监管的总基调基础上,给商业机构提供新的成长空间和模式。不是说一监管就把他们治死,或者说一监管就不让做。他们确实是存在很多不大符合规定的交易,但是如果我们以创新和变革的角度看,你会发现,有很多新的市场经济形式就出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美国国土安全局网站上可以查到一个长长的属于STEM计划的专业列表,比如化工、计算机科学、物理、数学、生物科学和航空航天等理工科。美国设置STEM专业的本意是为了吸引国外的科技人才,而最近,学习STEM专业的中国留学生却成为特朗普政府怀疑和针对的对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国黄金市场双向交易量变化图,《中国黄金年鉴》(2009—2018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橘财经:我们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说,如果要把美元的有用性的场所,转化为人民币的有用性的一个场所,目前来讲,是不是还有一些障碍?我们中国目前的一个思路,首先是强化黄金本身的有用性,用黄金的本身的有用性,来为人民币的有用性来做支撑。能不能这样理解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山恩:世界黄金协会是由全球最大的黄金矿企发起组建的,也就是说他们不是银行或金融家,而是一群实业家,经营的是实体的黄金矿山。目前协会有27家会员,都是国际性的黄金矿业巨头,中国有两个会员,一个是中金黄金,一个是山东黄金,还有一个有潜在可能的会员,就是紫金矿业。所以说他们这些实体黄金企业的利益诉求,不是追求金融家们所看中的黄金交易产生的交易量和货币流动性,他们实际上追求的是产业的长治久安,也就是说,对实物黄金的市场需求量,是他们最大的追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尤其是美国,在实物黄金市场方面,可能比欧洲、中国要差。他们一门心思都放在发展虚拟黄金交易市场支撑美元有用性方面,维持美元霸权,在实物黄金交易市场方面,他们长期有意忽视,不会想扩大黄金的有用性用性,使金本位复活,去约束自己的货币政策。在实物黄金产量上,美国长期是全球主要产金国(中国从2014年至今一直保持世界第一)和黄金消费国,但没有发达的实金投资市场,这就是美国黄金市场存在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人民币国际化在某种程度上,是中美金融博弈的需要。因为中国要是还在美元体系下生活,它要治你(的话很简单),把你(从全球贸易体系当中)开除出去,我们是要为这样的情况做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几年,我们为维持与美国的关系,公开提人民币和黄金挂钩是有顾虑的,因为要惹怒美国人的。虽然我们的学者们(包括我),成天呼吁把我们的人民币更大的、更主要的基础放在黄金上,但实际上中国央行非常慎重,2014年以前,几乎提都不用跟央行提。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在一个减少黄金储备的过程中,公开增加黄金储备是2014年以后,近5、6年的时间,才开始有所行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们是站在国家的立场上,简单说,他一定是要求安全运行为先,国家的货币政策要求完全是第一位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