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快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超级快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0 03:19:1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多自尽身亡的人是为了娱乐消遣和逃避劳动而服毒自杀,另外一些人是用自己的双手自缢身亡……[10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认清美国社会欺世成性、反思缺失、无知崇拜和原罪心理这四大病症,有助于理解美国当下和未来一个时期的各种非理性行为。罗思义的问题问得很好:如果美国政府得逞,人类将面临怎样的后果?[14] 既然美国的非理性病态行为具有了明显的反人类性质,那么中国乃至全世界都要提前做好应对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场“牛仔竞技”前的入场式,参加者高举美国国旗。(图自英文维基百科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明这些事实桩桩触目惊心——人口占世界人口比例约4%的美国,其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却占全球的20%以上;其接纳人口不到总人口1%的养老机构,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却占全国的40%;每1450名美国黑人中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,是美国白人的两倍多;美国两所监狱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比新西兰整个国家还多;还有,失业率上升到14.7%,达到1948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,超过2600万人失去了工作……[1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大的罪恶也可以用最美的语言重新说明,而一场彻底的征服,只有在实现了这种重新说明之后,才算真正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理说,随着美国疫情的快速升级,人们应该看到民众和媒体针对政府问责的升级,政府部门各种应对措施的升级,公共和私人机构在保民生、保经济方面协调行动的升级,与国际组织及其他国家合作的升级等等;考虑到美国的疫情已是全球最为严重的,这时的美国即使采取全球最为严厉的封城、封州乃至封国的极端措施,也并不为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,美国民众中那种与21世纪的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反智主义,其实一直就是美国精神与文化的一部分,只不过是很少有机会充分暴露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世界的征服多数情况下意味着从与我们自己肤色不同、鼻子稍扁的那些人手里把土地夺走。当你仔细地审视时,这并非一件美妙的事。只有观念能实现这种征服。不是虚假的感情,而是一种对于观念的无私的信仰——这是你可以树立的某种思想,向他膜拜并祭祀的事情……[11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就没救了。其他的社会并不会如此浑浑噩噩,只有长期以来用娱乐至死代替郑重其事、用伪造的真相代替真实世界、用虚假的信息自由代替专业知识的社会,才会如此,而不幸的是,美国社会正是这样一个社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博士(Anthony Fauci)表示:他做梦也不会想到,很多美国人会如此坚决地反对一些纯粹的公共卫生原则,仅仅因为他代表了科学,这些人就威胁要杀死他和他的家人。他认为在这个国家里,反科学和不信任权威的情绪到处泛滥。[7]